宋守信:自反性危機的衍生機理與防控方略思考

20.06.15     來源: 電力大數據

  進入新世紀以后,我國安全生產態勢發生了一個明顯的變化——人們所熟知的常規事故日漸減少,但是一些重大事故卻時有發生,高樓火災,火車追尾,電梯墜落……這些發展過程中時有出現的事故對于社會進步的制約比其它任何負向因素都要嚴重,暴露出在發展決策中對自反性危機的認識不足,對潛在風險的重視不夠,低估了可能發生的意外后果,缺乏系統的反身性思考。  

  

自反性危機——發展進程中的危機

  

社會發展使得新理念、新技術、新設備大量應用于生活環境中,這些新變化在給人們帶來便利、快捷的同時,也使得我們的生存安全較以往變得愈加復雜,存在的風險也越來越大。德國社會學家烏爾里奇·貝克說,發達工業社會已進入自反性現代化階段,進步可能會轉化為自我危害乃至自我毀滅。社會越是發展,隨之產生的關于其基礎、結構、動力和矛盾的知識就越多,同時也提高了行動情境的復雜性和不確定性。人類生活離不開衣食住行,僅就住和行而言,潛在的危機已不可小視。

  

關于住的危機

  

面對城市用房越來越緊迫的需求,我們蓋了許多高樓大廈,高樓中的用于通行、通水、通電、通氣的豎井,如果防火隔層因降低成本而設置不合理,就不能有效隔絕煙氣,豎井就成了促進空氣流通的煙囪,火災的放大器。為了保溫隔熱,樓外需要刷涂保溫材料,但是,如果施工材料和工人工藝取價低廉,阻燃變成了可燃,可燃變成了易燃,一旦遭遇明火,就會發生上海膠州路居民樓那樣慘重的損失。還有鱗次櫛比的寫字樓、商廈,比著往高處蓋。100米、200米、300米……轉眼之間,中國成了世界上摩天大樓最多的國家。上海超過100米的摩天大樓有400多棟,成為全球高樓建筑數量第一的城市。但是,防火規范防火措施沒能及時跟進,一旦摩天大樓失火,怎樣滅火,怎樣逃生就成了大問題。城市消防系統最高的云梯不過100米,所以,2009年春節面對高達159米的央視配樓樓頂大火,消防隊只能望火興嘆。
為了追求表面的奢華,從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起,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很多是一亮到頂盡顯豪華的玻璃幕墻,這些巨大鏡面不但由于“光污染”激起市民們廣泛的不滿,而且,由于這些黏結玻璃的建筑用膠和固定用卡是有使用壽命的,到期失效失修以后,懸在大街行人頭頂的幕墻玻璃一旦墜落,后果不堪設想。2011年底,北京GoGo新世代大樓西側5層觀光客梯外墻的一塊鋼化玻璃突然掉落,數名行人和攤販頭部和手部受傷。

  

關于行的危機

  

高速公路、地鐵的建設,火車的提速都是為方便民眾出行、貨物運輸,但是卻隨著交通工具的快捷,又出現一系列新的問題。
汽車最先知道春江水暖,從90年代初期開始,數量快速發展,轉眼之間,我國的汽車擁有量成百上千倍地增長,高速運動的車輛增多了,但是,道路發展和交通管理卻明顯滯后,如何防范公共道路人車沖突,如何保障乘車人的安全卻沒有到位。城市交通習慣性擁堵,交通事故頻發,2011年10月國慶長假,進出昆明的4條高速公路就發生300多起碰擦事故。2011年,全國客運車輛發生的死亡10人以上交通事故多達數十起,連續發生的校車事故更是舉國上下震驚。據統計,我國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將近全國各類事故死亡人數的80%,高居世界榜首,幾乎是美國、日本和整個歐洲的總和。汽車繁榮的背后是鮮血凝成的數據。
軌道交通是本世紀初期開始迅速發展的,其發展速度的關鍵詞就是著名的“超常規”。從2007年開始的六次鐵路大提速,大大改善了長途運輸問題。但是,鐵路高速運行涉及很多新技術、新設備和新管理規程,對鐵路運營及維護人員的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安全是靠人因安全與物因安全相互協調來保障的,人因安全是保障安全生產的基礎,只有人具備高安全素質,才可以設計制造出安全可靠的設備,使用維護好設備的安全運行。人又是安全的最后一道屏障,當技術設備失效后人才有能力及時擔當起系統安全的責任。但是,由于過于依賴技術手段保障安全,而對于人因安全忽略,當設備的技術含量提升時,沒有同時提升隊伍的安全素質,雖然做到了一時的暫態安全,但是達不到持久的穩態安全。高新技術設備的應用與關鍵崗位人員安全職業適應性之間匹配度不高已經成了制約鐵路安全發展的瓶頸問題。
地面交通的擁堵使人們將目光轉向地下。自從30多年前北京地鐵建成運營以后,人們逐漸發現了地鐵的優點,但是由于投資浩大,所以發展不快。近年來,隨著城市經濟實力的發展,20多座城市一窩蜂上馬陸續開建地鐵,但是由于建設隊伍緊缺,技術人員匱乏,再加上工期嚴重壓縮,施工期間人身傷亡事故多次發生。由于建設快,很難保證不會出現“蘿卜快了不洗泥”的問題,再加上運行人員的不足,新建成的地鐵屢有發生。從人們離不開的“住”和“行”兩項的快速發展上,我們可以看到在提升運轉速度時,在開發建設時,在美化環境時,一句話,在事物的進步時,風險總是與發展共生,對這些風險必須要有充分的轉變,做到防患于未然,風險一旦失控,就會形成發展中的自反性危機。

  

發展的自反性危機——福兮禍之所伏

  

自反性,指的是某事物在追求其自身目標的過程中,同時醞釀了另一事物反作用于自身,并使自身要么更加強于追求目標要么被它消解。福兮禍之所伏,有一利常有一弊。
正是由于社會發展存在復雜性,所以我們處理一些問題,遠遠不像以前那么簡單。因此,正是由于結果的不確定性,所以才需要超前分析和評價決策帶來的利益與可能出現的損失傷害。例如滅火,以前消防車來到打開高壓水槍,火災迎刃而解。現在難辦了,高層建筑物高聳如云,水槍也鞭長莫及。值得深思的是,處于發達資本主義地域的歐洲對成為火災放大器的超高大樓一直保持克制,有些城市已開始有計劃地拆除高樓。就連摩天大樓的始作俑者美國,近些年來,一批建筑工作者也拒絕設計摩天大樓。

  

自反性危機主要來自危險能量(在有些場合是危險物質)的不正常釋放。在社會發展進程之中,人類為了提高工作效率,經濟效益,改善生活和工作的條件,需要不斷開發釋放能量,這些能量在做功的同時給人類帶來了威脅。例如車輛機械所帶來的動能,電力線路所帶來的電能,以及熱能、化學能、核能等。這些能量的正常釋放給社會帶來利益,如果在生產和使用的過程中異常釋放,對于作業者和使用者是很大的危害。

  

反身性思考——為什么事與愿違

  

反身思考最通俗的解釋就是當我們想要辦一件期望的好事時,先要思考好事背后有沒有隱藏著什么壞事,對可能出現的壞事,我們是否可以做到可控、能控、在控,可以就辦,不可以就不辦。決不能只看到“好事”的好,更要看到“好事”也會變壞。哈洛德.葛芬柯說,反身性指的是行動者有意識地面對這個世界,行動者試圖理解他所面對的情境的意義,并根據他對這個意義的理解,采取適當的響應,而且還留意這個響應對于情境的影響,據此調整自己的行動或進一步確定情境的意義。

  核電專家有一段話可以很生動地作為反身性思考的注解。“你只有認識到核電是危險的,它才是安全的,如果你覺得核電是安全的,它將是危險的”。這段話富含哲理。告誡開發和應用核電的人們,不能只是看到核能發電的效用。只有認真反身思考,深刻認識到核電的危險性,采取正確的措施時時防范,才能保證安全。否則它就會對你的疏忽給予沉重教訓。

缺乏深刻的反身思考,是城市乃至整個社會發展中一系列事故的重要原因。不管是一個企業,還是一個地域,上新項目,引進新設備,推動新技術,初衷一般來說都是好的,期望大都是積極的。但是只憑美好的愿望去發展,卻不一定能夠得到好結果,甚至有的時候得到結果可能比預想要糟糕很多。所以,在產生期望以后,必須進行反身思考。反身思考首先要思考的就是期望是否實際,是否超出發起者的能力;然后再思考是否存在與期望共生的危險。在此基礎上進行風險管理,包括對這些風險進行辨識,評價和控制。一句話,反身思考就是要思考決策有沒有進行理性研究,能否做到防患于未然。

  

什么在影響科學的反身思考

  

錯誤的決策來自反身思考的缺失,反身思考的缺失來自決策者錯誤的認知。本來,理智思考每個決策、每次行動帶來風險的可能性和嚴重性,并以之作為自身決策和行動的依據,是提高行為活動安全性的關鍵。但是,很多時候,由于行動者缺乏對風險的認知,在風險尚未辨識和把控的情況下就已經開始了決策與行動,最終釀成重大事故。
不確定性規避意識不足
由于信息資源有限,身處不明確的環境和不熟悉的場所,對于風險缺乏敏感性和綜合性考慮,面臨風險仍然沒有感到有多大的威脅,不因為存在風險而產生焦慮和緊張,感受不到不確定性的威脅。結果,雖然組成活動的各種行為都是安全的,但是多個行為聚合后的最終結果出現偏離,產生安全問題,使行動者本以為萬無一失的行動遭遇到始料未及的情境。
選擇性接收——對危險信息視而不見
由于對結果預期價值過于迫切的期待而無視各種異常的警示,選擇性地接受和傳播事物運行中得到的自己滿意的信息,對危險信息視而不見。在這樣的思想意識影響下,結果常常被描繪成一種美好的幻象,幻象又對起因不斷提供正反饋。錯誤的信息反復疊加,幻象將會摧毀,事故則會爆發。
技術依賴——忽視人因安全
過于依賴技術手段保障安全,而對于人因安全失于忽略。雖然做到了一時的暫態安全,但是達不到持久的穩態安全。
任何先進的技術設備都具有局限性,當安全裝置發生異常甚至失效以后,使用者如果沒有能力及時準確地做出應急響應,就不能使故障安全化,損傷最小化。保障安全的關鍵是人因安全與物因安全之間的協調。
主體效能不足——有限理性,有限能力
對行為活動的風險(安全)性的判斷和預測會受到內外在因素的干擾,使得行動(決策)者表現出有限理性的狀態。行動者的理性有限,能力有限,信息有限,雖然“主觀上追求理性,但客觀上只能有限地做到這一點是人的有限理性的行為特征”(現代組織理論學家西蒙)。主體效能的不足導致難以實現期望。
恐懼和無奈——聽天由命,撞大運
行動者出于思想上對風險的恐懼和無奈,不樂于冷靜篩查可能導致不愉快后果的種種隱患,只能聽天由命,撞大運,一味避談風險,認為事前談論風險是不吉利的。

  

反身思考——推進發展中的動態安全

  

動態的安全反身性思考,構成了以安全性判斷與行動檢驗之間的安全管理螺旋反饋系統。在風險(安全)意識的約束機制下,行為活動通過被反思性思考在這個系統中不斷變化,安全的行為活動被強化、被倡導。這些行為活動和對安全的思維方式會在動態發展中逐步地內化為安全管理、生產活動的自覺行為習慣,也就是形成了預防風險的安全文化價值觀。不斷反身性思考的過程實際上是風險(安全)意識的提升和強化的過程。

  

如果缺乏安全反身思考,則有可能滿足于一時的成績,放松管理,不進則退。早期的安全文化退化表現即為自我滿足。為了避免安全文化出現退化,要強化反身思考,并運用這種認識反思性地調整行動的結構和方向,是推進發展中的動態安全的關鍵。
風險社會的到來使我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這就要求企業必須了解風險、識別風險和學會控制風險。在新時期傳統的安全管理模式已經不能完全滿足社會對于安全的要求,難以真正有效地控制事故和災難。將社會理論中的反身性思考引入到安全管理理念和實踐中,是安全管理思想和安全文化建設進入的新境界。通過保持對與安全生產相關行為活動安全性的警覺態度,不斷地動態反身性思考,來實現現代社會安全管理的持續改進。

附件:
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国产欧美国日产,国产 日韩 欧美 高清 亚洲